《史记 – 卷六十八 – 商君列传》之“徙木立信”

徙木立信

《史记 – 卷六十八 – 商君列传》中有一则“徙木立信”的典故:

孝公既用卫鞅,鞅欲变法,恐天下议己。令既具,未布,恐民之不信,已乃立三丈之木于国都市南门,募民有能徙置北门者予十金。民怪之,莫敢徙。复曰:“能徙者予五十金。”有一人徙之,辄予五十金,以明不欺。卒下令。

办税见闻

近日,到税局办税,看到一份《逾期申报处罚标准》:
逾期申报处罚标准

违反了规定,便按限期改正后按标准认罚,我是很希望这份标准可以严格执行的,如果可以,“第 7 条”还可以继续细化。

圆饼红灯允许右转

在深圳,习惯了许多路口规定圆饼红灯允许右转,一不小心,在老家冲了次红灯(右转),今后还是得注意!

圆饼红灯可右转

虽然自2015年5月26日,此通告发布以来,深圳交警几乎天天在电视、微博等平台上反复宣传,有些交通灯旁边还特地加挂了“红灯允许右转”的牌子,但还是有些人将信将疑,最后选择等绿灯:“要是右转被扣分找谁说理去?”

由此可见,我们对法律的规定及执行,还是信心不足。

《吕氏春秋 – 察微篇》之“子贡赎人”

子贡赎人

《吕氏春秋 – 察微篇》中有一则“子贡赎人”,原文如下:

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于诸侯、有能赎之者,取其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来而让不取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自今以往,鲁人不赎人矣。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曰:“鲁人必拯溺者矣。”孔子见之以细,观化远也。

今天回到家里,将这段话翻了出来,是由于下午的两件事情令我有感而发。

浙江女孩的捐献造血干细胞分享

近日,浙江富阳一位名叫许艾菲的女孩分享了一篇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微博。这本是一件很有正能量的事情。

虽然觉得离自己好遥远,但我也很认真地看完了她的分享。

这篇分享使我们对捐献造血干细胞有了更全面的了解,正如有人在评论中所说的:

让我们知道原来捐献造血干细胞是不用扎到骨髓里抽取的。

去年儿子出生的时候,我们就帮他留存了脐带血,同时也阅读过一些造血干细胞捐献的相关资料,其中就有捐献流程,但读来的确感觉不如这篇详细、真实、生动。

然而,我无意中看到有评论称:

做好事不留名,不要证书的,她是想出名呀

我想,这种想法跟“子贡赎人”类似:

过度地将道德门槛拉高,虽然自己可以获得更多的赞赏,却增加了社会的道德负担和行善成本。

如果有幸能有捐献造血干细胞这样的经历,我可能也会出于以下目的:
* 纪念这种“一般人不会有而且一辈子只有一次的经历”;
* 以后可以拿给孩子看;
* 以亲身经历给潜在的捐献者一颗“定心丸”;

将之整理成文。

哪怕,就因为我想出名,我也有权将它公开。这种功德无量的事情,何需遮遮掩掩?公开有何不好?

我是乐于见她出名的。

橙色书包

识别“橙色书包” - 让听障儿童出行更安全

下午,我们在微信朋友圈中转发“识别‘橙色书包’ – 让听障儿童出行更安全”的信息。

在转发前,还是按习惯,我先搜索、核实了关于“橙色书包”的信息。

我在“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的官网上,看到了这个项目的介绍(http://www.adfc.org.cn/plus/view.php?aid=67)。

“橙色书包”由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发起,120 元为听障儿童提供一个交通安全“护身符”。醒目的橙色书包加上反光条,用以吸引到大家的注意力,为听障孩子们提供优先路权,保护他们的出行安全。“上帝为他们关上了一扇门的同时也开启了一扇窗户”,听障儿童往往有更好的色彩表达能力,“橙色书包”里配备了水彩笔、油画棒、排笔、速写本、手工纸等美术用品,让他们展开想象的翅膀,在色彩的世界里自由翱翔。

(原文出处:http://www.adfc.org.cn/project/pro4/)

然而,又听到某些人说:这样不好,相当于给听障儿童贴上了标签,容易被人嘲笑、歧视,或引发听障儿童的自卑心理。

我倒是认为,正如本项目介绍中说述:

当听力损失超过60分贝时,便无法有效辨识音源方向及声音内容。听障儿童由于听力缺陷,不能准确感知从远处开来汽车的速度和距离,在交通出行中危险极大。
各地的聋哑学校、特殊学校对于听障孩子们的交通安全教育非常重视,通过交通安全教育课程、主题教育周、交警进课堂等活动形式,对孩子们进行交通安全教育。地方交管部门会定期进入聋哑学校宣讲交通安全知识;安全宣传志愿者们会采取布置斑马线、红绿灯、汽车等道具的办法,还原真实马路场景,用直观的示范和有效的演练,带领听障孩子反复练习,直到他们能准确利用肢体语言表达出红灯、绿灯、黄灯分别亮起时的正确做法;老师们会带领孩子们到十字路口实地练习如何正确过马路、识别交通标识等。但是,仅靠听障儿童单方面学习交通安全知识来保障他们的交通安全是远远不够的,他们在马路上更需要“被发现”

醒目的橙色书包可以使我们更容易发现路上的听障儿童,从而给他们提供优先路权,确保他们的出行安全。

而对于听障儿童被歧视的问题,根源并不在于“橙色书包”,我们需要教育和引导嘲笑者、歧视者,而不能因为担心引发听障儿童的自卑心理,就拒绝可以给他们的出行安全带来保障的“橙色书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