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 – 卷六十八 – 商君列传》之“徙木立信”

[toc]

徙木立信

《史记 – 卷六十八 – 商君列传》中有一则“徙木立信”的典故:

孝公既用卫鞅,鞅欲变法,恐天下议己。令既具,未布,恐民之不信,已乃立三丈之木于国都市南门,募民有能徙置北门者予十金。民怪之,莫敢徙。复曰:“能徙者予五十金。”有一人徙之,辄予五十金,以明不欺。卒下令。

办税见闻

近日,到税局办税,看到一份《逾期申报处罚标准》:
逾期申报处罚标准

违反了规定,便按限期改正后按标准认罚,我是很希望这份标准可以严格执行的,如果可以,“第 7 条”还可以继续细化。

圆饼红灯允许右转

在深圳,习惯了许多路口规定圆饼红灯允许右转,一不小心,在老家冲了次红灯(右转),今后还是得注意!

圆饼红灯可右转

虽然自2015年5月26日,此通告发布以来,深圳交警几乎天天在电视、微博等平台上反复宣传,有些交通灯旁边还特地加挂了“红灯允许右转”的牌子,但还是有些人将信将疑,最后选择等绿灯:“要是右转被扣分找谁说理去?”

由此可见,我们对法律的规定及执行,还是信心不足。

《吕氏春秋 – 察微篇》之“子贡赎人”

[toc]

子贡赎人

《吕氏春秋 – 察微篇》中有一则“子贡赎人”,原文如下:

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于诸侯、有能赎之者,取其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来而让不取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自今以往,鲁人不赎人矣。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曰:“鲁人必拯溺者矣。”孔子见之以细,观化远也。

今天回到家里,将这段话翻了出来,是由于下午的两件事情令我有感而发。

浙江女孩的捐献造血干细胞分享

近日,浙江富阳一位名叫许艾菲的女孩分享了一篇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微博。这本是一件很有正能量的事情。

虽然觉得离自己好遥远,但我也很认真地看完了她的分享。

这篇分享使我们对捐献造血干细胞有了更全面的了解,正如有人在评论中所说的:

让我们知道原来捐献造血干细胞是不用扎到骨髓里抽取的。

去年儿子出生的时候,我们就帮他留存了脐带血,同时也阅读过一些造血干细胞捐献的相关资料,其中就有捐献流程,但读来的确感觉不如这篇详细、真实、生动。

然而,我无意中看到有评论称:

做好事不留名,不要证书的,她是想出名呀

我想,这种想法跟“子贡赎人”类似:

过度地将道德门槛拉高,虽然自己可以获得更多的赞赏,却增加了社会的道德负担和行善成本。

如果有幸能有捐献造血干细胞这样的经历,我可能也会出于以下目的:
* 纪念这种“一般人不会有而且一辈子只有一次的经历”;
* 以后可以拿给孩子看;
* 以亲身经历给潜在的捐献者一颗“定心丸”;

将之整理成文。

哪怕,就因为我想出名,我也有权将它公开。这种功德无量的事情,何需遮遮掩掩?公开有何不好?

我是乐于见她出名的。

橙色书包

识别“橙色书包” - 让听障儿童出行更安全

下午,我们在微信朋友圈中转发“识别‘橙色书包’ – 让听障儿童出行更安全”的信息。

在转发前,还是按习惯,我先搜索、核实了关于“橙色书包”的信息。

我在“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的官网上,看到了这个项目的介绍(http://www.adfc.org.cn/plus/view.php?aid=67)。

“橙色书包”由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发起,120 元为听障儿童提供一个交通安全“护身符”。醒目的橙色书包加上反光条,用以吸引到大家的注意力,为听障孩子们提供优先路权,保护他们的出行安全。“上帝为他们关上了一扇门的同时也开启了一扇窗户”,听障儿童往往有更好的色彩表达能力,“橙色书包”里配备了水彩笔、油画棒、排笔、速写本、手工纸等美术用品,让他们展开想象的翅膀,在色彩的世界里自由翱翔。

(原文出处:http://www.adfc.org.cn/project/pro4/)

然而,又听到某些人说:这样不好,相当于给听障儿童贴上了标签,容易被人嘲笑、歧视,或引发听障儿童的自卑心理。

我倒是认为,正如本项目介绍中说述:

当听力损失超过60分贝时,便无法有效辨识音源方向及声音内容。听障儿童由于听力缺陷,不能准确感知从远处开来汽车的速度和距离,在交通出行中危险极大。
各地的聋哑学校、特殊学校对于听障孩子们的交通安全教育非常重视,通过交通安全教育课程、主题教育周、交警进课堂等活动形式,对孩子们进行交通安全教育。地方交管部门会定期进入聋哑学校宣讲交通安全知识;安全宣传志愿者们会采取布置斑马线、红绿灯、汽车等道具的办法,还原真实马路场景,用直观的示范和有效的演练,带领听障孩子反复练习,直到他们能准确利用肢体语言表达出红灯、绿灯、黄灯分别亮起时的正确做法;老师们会带领孩子们到十字路口实地练习如何正确过马路、识别交通标识等。但是,仅靠听障儿童单方面学习交通安全知识来保障他们的交通安全是远远不够的,他们在马路上更需要“被发现”

醒目的橙色书包可以使我们更容易发现路上的听障儿童,从而给他们提供优先路权,确保他们的出行安全。

而对于听障儿童被歧视的问题,根源并不在于“橙色书包”,我们需要教育和引导嘲笑者、歧视者,而不能因为担心引发听障儿童的自卑心理,就拒绝可以给他们的出行安全带来保障的“橙色书包”。

电影 – 天空之眼

[toc]

电影海报

天空之眼 - 海报

电车难题

这部电影被称为“电车难题”的“无人机版”或“反恐版”。

所谓“电车难题”,是伦理学领域最为知名的思想实验之一,最早由菲利帕·福特于 1967 年正式提出。

如下图:

一辆失控的电车驶向一个双叉路口,一边轨道上绑着 5 个人,另一边的轨道上绑着 1 个人,而您掌控着开关,如果不扳动开关,电车会辗死前面的 5 个人,而如果扳动开关,则会辗死另一条路上的 1 个人。您是否会扳动开关?

天空之眼 - 电车难题

如果这个问题还不够令人纠结,那么还有一个更接近剧情的升级版:

同样是一辆失控的电车,前面的轨道上绑着 5 个人,如果您将天桥上的 1 个人推下来,挡住电车,则可以救下前面的 5 个人。您是否会将那个人推下天桥?如果再进一步,可以被推下天桥阻挡电车的,是一位孕妇或是一位熟人,您又将如何选择?

天空之眼 - 电车难题-升级版

表面上看,5 个人肯定比 1 个人更重要,牺牲 1 人而救活 5 人,何以不为?然而,我们是否有权力为了解救别人而决定另一个人的生死?被救的 5 人及他们的亲人或许会感谢我们的救命之恩,但对于被推下天桥的那个人呢?我们又同时成为了杀人凶手,我们又将如何面对他的亲人?

有调查结果表明:

针对第一种情形,绝大部分人会选择扳动开关,选择牺牲 1 人来挽救 5 人;而对于第二种情形,只有极少数人会选择将 1 个无辜的人推下天桥来挽救铁轨上的 5 人。前者是“两痛相衡取其轻”,作出这个选择之前,人们会犹豫,但不难作出决定;而后者,作出将人推下天桥的决定并不容易,会使人背负巨大的责任,形成极其沉重的压力。

注:
对上述的调查结果,我只记得是这样的一个结论,细节已记不清,出处也已无从找寻,故未能标明,暂先作为“不严谨”的引用吧。如有朋友可以告知,将及时核实并更新。

剧情

一位英国情报官员(军衔为上校)追捕一位恐怖分子已长达 6 年之久,终于,在监控画面上看到了她的踪迹,准备实施抓捕。

天空之眼 - 情报官

然而,在准备抓捕的过程中,出现了意外:行动组通过特工现场投放的监控摄像头(伪装成昆虫飞入恐怖分子藏身的民居侦察)发现,恐怖分子在准备穿上炸药背心实施自杀袭击。于是,抓捕行动被提议改为击毙行动。击毙行动的坚定支持者为负责行动的上校情报官和指挥部中的指挥官(军衔为将军),而坚定的反对者为指挥部中的政治顾问,其余人员几乎全为“骑墙派”。

天空之眼 - 指挥部

而在诸如:

  • “本次行动仅得到抓捕的授权而未得到击毙的授权”
  • “恐怖分子中有美国公民,需经美国国务卿同意方可行动”

等问题经过在指挥部里相互踢皮球,最后不得不联系英国外交大臣、首相、美国国务卿,得到:

  • “恐怖分子的国籍并不能成为其护身符”

的回复之后,总算是获得了授权,行动得以实施。

正当行动组准备发射“地狱火”导弹将恐怖分子击毙时,一个小女孩,走进了爆炸范围,卖起了馕,行动计划再一次被打乱。行动组面临着“电车难题”。

天空之眼 - 爆炸范围

就是这样一个小女孩,生活在动荡的国家的一个贫困家庭里,笑起来就像向日葵一般。她父母很爱她,甚至冒险偷偷给她制作呼拉圈供她玩耍,让她学习知识,她一出场便赢足了同情分。

天空之眼 - 小女孩-背景-玩耍
天空之眼 - 小女孩-背景-学习

虽然,预计如果不击毙恐怖分子,任由他们发动自杀袭击,可能将最少造成 80 人死亡,但想到要牺牲这位可爱的小女孩去击毙恐怖分子,也实在令人心痛不已。

对此,指挥部又是激烈地争吵,政治顾问抛出了这个难题:

如果恐怖分子发动恐怖袭击杀死了 80 人,我们便赢得了民心,可以借此向恐怖分子宣战;而如果我们发动无人机袭击,造成一个无辜的孩子身亡,消息一旦曝光,我们就要承担巨大的责任,甚至输掉这场反恐战争。

天空之眼 - 电车难题-剧情版

天空之眼 - 电车难题-剧情版

这个观点虽然听起来很反人类,但对于官员来说,又是异常合理。它甚至拉拢了原先赞成行动的“骑墙派”。

在上校与将军的坚持下,经层层请示,得到的答复并未正面回复是否实施击毙行动,只是模棱两可的“务必尽量减少伤亡”。这很有“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的感觉。最终,行动组将它作为行动得到授权的依据。

为了确保行动的实施,上校甚至冒险动用特工买下小女孩所有的馕,让她早点回家,离开爆炸范围,可惜功亏一篑。特工失败后,又不惜冒险花钱买通一个小男孩“阿里”,让他再去买光小女孩的馕,离开爆炸范围,但最终仍没有成功,牺牲小女孩不可避免。

最后,行动组只好在“务必尽量减少伤亡”上争取行动的实施。技术人员测定小女孩的死亡率高达 65%,大家显然对此并不满意,甚至连执行发射导弹的军人也拒绝执行命令,要求重新选定攻击点并重新测定死亡率。

为此,上校甚至授意技术人员在数据上动手脚并告诉他无需为此承担任何责任。事实上,他也的确无需为此承担任何责任。当他按要求,将死亡率重新测定为大家都可以接受的 45% 之后,几乎没有任何人再去关心这个数据是否准确,大家都视为取得了行动可以执行的合理、合法依据。

于是,行动组下令发射了导弹,摧毁了恐怖分子藏身的民居,同时也使得小女孩身受重伤。

天空之眼 - 小女孩-重伤

就在大家都认为这一行动已经结束的时候,监控画面上显示被追捕了 6 年的首要恐怖分子竟然还活着,虽然也已身受重伤,命悬一线。

尽管自杀袭击的风险已经解除,对这位恐怖分子的抓捕行动的难度可以预计也将会大幅降低,另一方面,小女孩的父母已经赶到现场,正准备将小女孩救走。就在这样的一方的威胁已大幅降低,另一方可能因导弹攻击造成伤亡的人数上升到 3 人的情况下,行动组仍决定发射导弹进行第二次攻击,而且,对实施这一次攻击并没有产生什么的争论,大家的意见就达成了一致。

天空之眼 - 小女孩-死亡

就这样,在击毙恐怖分子的同时,小女孩再次受伤,被与恐怖分子相勾结的当地军阀送到医院后伤重不治……

观后感

这个故事不会有皆大欢喜的大团圆结局,这是个两难的问题,我认为无论如何决择,都将是痛苦的。正如将军在片尾中面对政治顾问的质疑所说的:

“你亲自上过战场吗?你有目睹过自杀式袭击的惨象吗?……永远不要跟一个士兵说,他不懂战争的代价。”

或许我们已经接受了“弃车保帅”的行为,但我们仍应理解作出这样的决策的人所承受的心理压力。

在一般情况下,每个人都应该有求生的权利,却没有赴死的义务。

而在非常时期,如果有人愿意牺牲自己,保全大家,我们应当感恩。

天空之眼 - 观后感

或许有很多人跟我一样,很厌恶片中的政治顾问。在片中,她扮演着“猪队友”的角色,正是由于她的一再反对,将故事的发展推向了失控的方向。但身为政治顾问,她是尽职的。也正是有这类人的存在,才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权力不受制约、监督,从而引发另一方面的失控。

世界,您好!

[toc]

博客简介

本博客用于记录、分享我在“所学”和“所见”中的“所思”及“所得”。

有人说,博客已是一项“过时”或“正逐渐衰落”的产品:

  • 在记录这一功能上,博客与笔记并没有质的差别,甚至略显不足;
  • 在分享这一功能上,博客不如“简书”、“知乎”之类的平台;
  • 在传输便捷性方面,博客远逊于微信公众号等。

但在选择将上述过程可视化的工具时,我仍选择了独立博客。因为,我认为:

独立博客在表达自己的思想和坚持自己的态度上更有保障,任何一篇人畜无害的博文,都不会因为出现某些敏感词而无法发布成功。

本博客所采用的产品/服务

  • 博客托管在 Vultr 的东京机房。Vultr 云服务器性价比高,东京机房在国内的访问速度不错;
  • 博客程度采用开源的 WordPress。或许,相比 WordPress,我更喜欢 Typecho 的简洁和原生的 Markdown 支持,但 WordPress 无论程序、主题还是插件,维护得更为积极,而我要做的,便是让它保持简洁;
  • 静态资源使用七牛加速;
  • 使用 Markdown 进行写作。目前除了博文之外,自己的许多文档也改用 Markdown 撰写,颇有相见恨晚之感;
  • 全站采用 https 加密,并启用 HSTS,努力确保访客的的信息不被非法截取,保护访客的安全。
    SSL Report: huangzenghao.cn